百事注册.英国新冠疫情大爆发仍挡不住港独疯狂逃亡

作者: 百事娱乐 分类: 奇闻 发布时间: 2020-12-28 09:33

被控袭警罪及暴动罪的中五学生曾志健本应在区域法院再提审,但一直不见踪影。随后曾志健透过一个英国组织“friends of Hong Kong”发声,称已“流亡”至英国,其15岁的女友也于上周逃至英国。

  如果继续留在香港,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制裁,由于不想和黄之锋、周庭在监狱“齐上齐落”,两人只能选择“流亡”,只不过这个时候往英国跑,还真需要点勇气。

  12月14日,英国政府公布该国出现变异新冠病毒,其传染能力与之前相比提高近70%。英国卫生大臣汉考克19日表示,变异新冠病毒传播已经失控,随后首相约翰逊宣布将伦敦等地的疫情防控级别提升至第四级——封城。

  世卫组织早就提醒过,新冠病毒喜寒不喜暖,让各国一定再三小心。有数据显示,11月伦敦的新冠感染者中,28%感染了这种变种病毒,到现在,数字已经提到了62%,“升级”后的新冠病毒来势汹汹。

  英国处于第四级防疫级别的人口大约为1640万,占英格兰地区总人口的三分之一,应该算是当今世界正在执行的最大规模封城,形势相当严峻,自由至上的英国人立马呈现出3种状态。

  第一种状态:跑。在约翰逊宣布部分城市将开启第四等级防疫措施90分钟内,包括伦敦等多地有许多人在火车站排起长队,或是驾车出城,尝试在“封城”前“逃离”高危疫区。更糟糕的是,据英国媒体报道,这些逃离的人群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没有戴口罩。

  第二种状态:买。不想跑的居民一听病毒发生变异,既然要面临2个星期的封城,干脆把圣诞节变成购物节,趁着还能上街的功夫赶紧买买买。

  据统计,在短短几个小时内英国购物消费就高达12亿英镑(约100亿美元),连英国内阁办公厅大臣也不例外。

  第三种状态:甩。这里不是指英国民众,而是指政客。都这个时候了,居然还有政客学特朗普玩起甩锅的把戏。

  在英国政府宣布封城措施后,“脱欧党”领袖法拉奇发推:“圣诞节被取消了,谢谢你中国”,话里的意思不言而喻。

  有理哥不仅感叹:病毒株在自己家变异,这都能甩到别人头上,看来英国政府也就这样了,闭眼跟着美国走,丝毫没有昔日“世界霸主”的气魄,连接收“港独”分子,都得挑美国剩下的。

  要知道曾志健、钟翰林等人于今年10月27日曾到美国驻港总领馆寻求“庇护”,结果吃了闭门羹,感到自己被“出卖”,曾志健这才有了“流亡”英国的念想。

  不过即便接收的是美国挑剩下的“烂货”,也依然让某些英国政客兴奋不已。

  12月14日,英国外相蓝韬文喊话特区政府,妄称香港国安法违反具国际约束力的《中英联合声明》,有关法律现在被用作起诉黎智英,显示当局继续“攻击”人民的权利与自由,英方已经向香港当局提起这宗案件,呼吁停止针对黎智英及其他民主声音的“迫害”。

  蓝韬文喊话特区政府的这天,正是西方媒体报道曾志健女友逃亡英国的日子,这意思就是:看看,我们英国的大门,永远向“民主人士”敞开。

  啧啧,要说某些英国政客也真是不要脸,到现在还拿《中英联合声明》说事,要知道97年香港回归后,英国就没有任何权力对香港说三道四,怎么心里就没点数呢?

  这边蓝韬文的话音刚落,特区政府针对英国发现传播力高达70%的新冠肺炎变种病毒,就颁布了最新政策: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21日下午宣布,由午夜起(即22日凌晨零时)禁止英国载客航班抵港,14天内所有曾停留英国两小时人士亦禁止到港;而已从英国抵港的人士,在完成原有的14天酒店隔离检疫期后,再强制家居隔离检疫多一星期。

  呵呵,自己家都这样了,还有闲心跟着搅和别人家事?那么多人从疫区四散逃窜都不管不问,要知道变异后的病毒传染性比原来高70%,把防疫工作做成这样,难怪法、德、意、比利时等多个国家纷纷迅速切断与英国的交通往来,如此“民主”,恕不接受。

  要说某些英国政客在香港问题上说三道四,早就不是一两天了,有理哥不禁感叹:蓝韬文比蓬佩奥怎么样,约翰逊比特朗普又如何?连美国这种霸权国家都被硬怼回去了,你们这几个搭台唱戏的跳梁小丑,中国会放在眼里吗?

  某些英国政客天天拿香港说事,总想炮制个什么“大新闻”,别说中国老百姓,估计连英国民众自己都对这些提不起兴趣。

  可笑的是,不少“港独”分子仍傻傻看不清形势,真以为英国是“抗争新天地”,诸如罗冠聪、许智峯、郑文杰之流一窝蜂的往过跑,说什么“虽被通缉,但能呼吸自由的空气,也是值得的”,满脸洋溢着笑容。呵呵,逃犯就是逃犯,真以为到了英国就能万事无忧?那还真是想多了!


  伸手要钱就说要钱,扯什么别的?从这件事一方面可以看出,“港独”分子是真的不要脸,之前以应对5宗控诉为由众筹300多万,结果把钱揣兜里后拔腿就跑,现在居然还恬着脸开众筹账户,真当大家是ATM机?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这帮人到了外国,生活过的也是真不咋地。  拿许智峯来说,从丹麦转道英国后,“经内心一番拉扯”,终于“战战兢兢”地在众筹网站开启了账号,并称他之前生计不成问题,也没有时间经营,搞众筹“过不了自己一关”,现在“流亡”后,要“全职”专注“国际阵线”工作云云。

  其实也不难理解,诸如许智峯、罗冠聪这种小虾米级别的人物,其作用要么是在立法会上给特区政府添堵,要么蛊惑大家上街“抗争”,人在香港还算有点利用价值,只要一跑,立马人走茶凉,谁还把他当回事?至于还不满18岁的曾志健和他的小女友,到了英国更是人轻言微,能不能吃饱饭都说不好。百事娱乐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