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事注册.一场打了近20年的战争如何按下结束键

作者: 百事娱乐 分类: 奇闻 发布时间: 2020-12-19 13:26
近期,澳大利亚特种部队在阿富汗滥杀平民事件细节的曝光,引发国际舆论热议。一方面,澳大利亚军队的暴行备受谴责,另一方面,阿富汗,这个陷入无穷无尽战争的中亚山国,那里的平民所遭受的苦难,也再次引起世界的关注。 11月19日,澳大利亚军方公布调查报告, 承认在2005年至2016年期间,澳大利亚驻阿富汗特种部队杀死了至少39名手无寸铁的阿富汗士兵和平民,甚至包括未成年人。 来自阿富汗乌鲁兹甘省的年轻人米尔扎,就是无辜的被害者之一。 米尔扎的母亲:他们残暴地打死了我的儿子,他根本就没有犯罪。 米尔扎的母亲回忆说,先是有澳大利亚军机降落在米尔扎家附近的高地上,接着一群军人破门而入,放狗咬住了正在磨坊工作的米尔扎。 米尔扎的弟弟:他们向他放狗,然后近距离向他开枪。 米尔扎死后,澳大利亚军人捣毁了他的家,但并没有搜到任何武器,之后便扬长而去。 另有当地人控诉,8年前的一个晚上,一些澳大利亚军人闯入民居,杀死了8个平民,包括3名妇女和一个孩子。 被害人的儿子:我需要公正,我也希望我们可以获得赔偿,我们失去了亲人,饱尝痛苦。他们杀害了我的父亲,也摧毁了我们对于生活的希望。 2012年9月,几名澳大利亚特种兵射杀手无寸铁的武装分子俘虏,但无人被追究责任! 2013年4,一名澳军下士砍下3个被杀武装分子的手,目的是为了取得指纹,而获得的惩罚仅仅是被开除; 12月1日,一张澳大利亚特种兵用塔利班士兵假肢喝啤酒的照片,又被媒体曝光。 就连澳军方在调查报告中也不得不承认:本章节描述的可能是澳大利亚军事史上最可耻的一段……” 而报告中更多澳军士兵实施的具体罪行,却以“安全与隐私”为由,被涂黑了。 更有甚者,当一位中国的漫画作者以讽刺作品揭露这种战争罪行时,却反遭澳大利亚和“五眼联盟”其他国家的指责。 默罕默德 喀布尔居民:中国能够谴责这一反人类行径,是一件好事。每个阿富汗人都希望那些澳大利亚士兵被送交法院,因为他们在阿富汗战斗时犯下的战争罪被送交法院 民众感谢中国与阿富汗人民站在一起 事实上,在阿富汗犯下战争罪行的远不止澳大利亚军人。 2012年10月,阿富汗南部小村庄LOY BAGH ,两个家庭的4名男孩在家里聚会时,被实施夜袭行动的英军航空特种兵枪杀。 两名被害者的妈妈:孩子们的头部遍布弹孔,所有的子弹来自一个方向。 被害者的哥哥:我后来进入房间时,到处可见碎裂的牙齿、模糊的血肉、溢出的脑浆,房间里到处都是血。 而在事后的调查中,英国政府却表示,怀疑这4个孩子是塔利班武装分子和指挥官。 当地社区长老:他们只是小孩子,怎么可能是塔利班指挥官?那是不可能的,没有什么理由可以解释这些孩子的遇害,他们完全是无辜的,他们非常年轻,还在上学。 这只是英军在阿富汗战场犯下的无数战争罪行中的一桩。 2014年,在内部不断举报的压力下,英国国防部被迫采取调查行动,尽管一些案件证据确凿,却没有一名英军士兵被起诉。 到2019年底,调查完全停止,不了了之。 2020年12月7日,美国布朗大学“战争代价项目”发布报告指出,自2017年以来,死于美国及其盟国空袭的阿富汗平民激增了330%,仅2019年就有约700人丧生。 加兰·耶拉尼·祖瓦克 阿富汗分析与建议中心主席:造成平民伤亡的最大的原因之一 是轰炸,现在对美国军队来讲,(轰炸)没有任何限制。 为何阿富汗平民伤亡再创新高 美方甚至承认,伤害阿富汗平民是其“军事战略的一部分”。 2017年以来,随着美军地面部队数减少,美国放宽了对空袭的限制。美国军方认为空中打击可以更大程度地施压塔利班,迫使其走向谈判桌。 2018年10月12日,在卡塔尔斡旋下,美国同塔利班开始接触并举行第一轮谈判; 2019年9月7日,特朗普突然在推特上宣布,他曾计划8日同阿富汗总统加尼及塔利班代表在戴维营秘密会晤,但因阿富汗发生针对美军士兵的袭击而取消。 卡里姆 喀布尔洗车工:我原以为他们达成协议后,会迎来和平。就因为一个美国士兵,特朗普视我们如草芥,无数阿富汗人遇难,没有人想到他们。民众:美国通过战争谋利 不想要和平 那么多阿富汗人无辜被杀、被虐待,世界也未必知道。 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解释了,为什么美国和盟国一起打了那么多年阿富汗战争,塔利班依然存在。 阿米娜,2020年5月12日出生于喀布尔的一家医院。 她出生后仅两小时,三名身着警察服装的武装人员闯进医院实施恐怖袭击,阿米娜的母亲当场死亡。 当天,歹徒在医院杀害了16个母亲和许多新生婴儿,阿米娜被两颗子弹击中,右腿受伤,但奇迹般地捡回了一条命。 如今阿米娜已经半岁,在医生的精心治疗下,她康复得不错。 纳杰布拉·比那 阿米娜的医生:我真的很高兴,因为大约一个月前我看到她的时候,她(康复)取得了巨大的进展,从她的发育情况和腿伤来看,一切都很好。 然而,更多死去的无辜的婴儿,只在这个世界上存活了几天或是几个小时,甚至连名字都没有留下。 阿富汗分析与建议中心主席 祖瓦克:美国刚来时只有塔利班和基地组织,现在阿富汗有超过20个恐怖组织(断点),美国在阿富汗的活动是在增加恐怖主义、制造战争和不稳定。 阿富汗战争缘何久拖未决 赫尔曼德省,位于阿富汗南部,是塔利班势力最大的一个省。 2019年4月,英国广播公司资深记者李斯杜塞冒险进入该省省会拉什卡尔加,试图揭开阿富汗的真实一幕。 BBC记者 李斯杜塞:他说没有危险,但一年前塔利班离这里非常近,后来被推回去了。 在拉什卡尔加一家杂货店,记者和老板聊起了塔利班。 哈希姆·哈马德 商店老板:充电器,充电器和MP3播放器 记者 李斯杜塞:音乐播放器,他们(塔利班)以前是禁止这些的,如今塔利班说他们想分享权力,他们想要和平,你相信他们吗? 哈希姆·哈马德 商店老板:塔利班是这个国家之子,是来自山地的狮子,如果他们回来了,我们不必害怕自己的兄弟。 2020年2月29日,局势峰回路转,美国与塔利班达成协议。 协议规定美国将在未来14个月内分阶段撤军,塔利班则承诺阻止其成员和基地等组织进行威胁美国及其盟友安全的行为。 舆论认为,这一协议的签订意味着经过19年漫长战争,阿富汗塔利班从“武装团体”变成阿富汗的“政治派系”,是妥妥的谈判赢家。 而对美国政府而言,和谈协议突然达成,则是为了在大选年为特朗普的外交“成绩单”增加亮点。 一场阿富汗战争,打了快20年,如今驻阿美军中已经出现了“战争同龄人”,却迟迟不见和平的到来,许多美国媒体因此将阿富汗战争称为“无尽之战”。 急于战略收缩的特朗普政府,今年与塔利班实现和谈,又声称要在明年初从阿富汗撤军。但如今特朗普竞选连任失败,明年拜登入主白宫,何时撤?怎么撤?又成了问题。 如获国会同意,奥斯汀将成为美国历史上首名非洲裔国防部长。 但这并不是外界唯一的关注点。 此前,国防部前副部长弗鲁努瓦曾是新防长的热门人选,但遭到民主党内进步派的强烈反对。理由是:弗鲁努瓦参与了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的战略制定,担心她担任防长,将会延续美国“无休止战争”的方针。 然而,事实是,从阿富汗开始的美国反恐战争打了19年,如今的美军高级将领几乎都在阿富汗战场待过。如今获得提名的奥斯汀,就曾在2003年9月以第10山地师师长身份进入阿富汗,指挥美军在阿富汗维持“治安”。 明年1月入主白宫后,对于拜登和他的防长而言,如何“体面撤出”阿富汗,将是一道大难题。除了要顾及国内舆论压力,还将面临来自盟友的掣肘。 北约秘书长 斯托尔滕贝格:没有人愿意在阿富汗待太久,在今后几个月里,我们将继续根据当地的情况评估我们的军事存在,我们面临着两难的境地 是冒着让阿富汗再次成为国际恐怖分子避风港的风险。离开阿富汗,还是冒着任务延期暴力加剧的风险继续留在阿富汗。 斯托尔滕贝格的话,代表了盟国对拜登的提醒。 早在2014年,北约就结束了在阿富汗的作战行动,但仍维持着1.2万人的驻军。 就在特朗普发出“圣诞节前回家”的推特后,斯托尔滕贝格就曾针锋相对地表示:“我们曾一起决定出兵阿富汗,我们将一起决定未来的调整!” 而一旦美国撤军,阿富汗的未来,究竟会被交到谁的手中?这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在塔利班控制了70%以上地区的赫尔曼德省,战争使萨利姆一家付出沉重代价。 萨利姆有两个儿子被塔利班杀害,还有两个儿子死于美国空袭。 如今塔利班虽然暂时撤离了他们生活的区域,但萨利姆对于和平仍不报希望。 萨利姆·穆罕默德:这不可能,不可能与塔利班实现和平,他们不懂得和平的含义。一边说着和平,一边制造战争。 像萨利姆这样的阿富汗人最担忧的是,如果接受塔利班成为政治派别,他们能否切断与恐怖组织的联系?能否尊重妇女受教育、就业和参加社会生活的权利? 巴斯拉 阿富汗女孩:以前,我们住在塔利班控制的前线地区,当时面临很多问题,自从我到这里后,就可以继续学习了,过去没有学校,现在我们上课了,将来我想成为某种像老师或是医生这样的人。 李斯杜塞 BBC记者:为什么国际社会如此强烈地感到要援助阿富汗女童教育是原因之一,这是塔利班统治最坏的后果之一,不允许女孩和妇女接受教育。 与塔利班进行和谈,这将成为当前最大的问题。 为了摆脱“战争泥沼”迅速撤军,美国此举也会让阿富汗加尼政府产生“被抛弃感”。 阿富汗总统 加尼:如果一个协议是关起门来暗中签署的,在未来执行中会面临根本的问题 阿富汗总统加尼:并未承诺释放5000名塔利班关押人员 要求阿富汗政府释放5000名塔利班关押人员,美塔协议中的这一条款,就让加尼政府十分不满。 9月12日,加尼政府与塔利班在多哈开启历史性谈判,但谈判进展缓慢,到12月2日,近3个月过去了,双方仅就谈判规则与程序达成一致,而且谈判期间阿富汗多地武装冲突不断。 11月2日早晨,位于首都西部的喀布尔大学发生恐怖袭击。 三名持枪武装分子与安全部队枪战对峙近五个小时,最终包括3名袭击者在内,至少22人死亡,22人受伤。这已是一周之内,发生在喀布尔的第二起校园袭击事件。 喀布尔大学学生:没有哪里让人感到安全,早上醒来,你安排好一天的计划,但你不知道到了晚上,你是可以安然返回家中,还是会成为一具尸体被人送回去。 据联合国统计,阿富汗已经连续六年平民伤亡超万人。 自2001年阿富汗战争爆发以来,一代阿富汗人生在战乱中,长在战乱中,没有见过和平的模样。 拜登胜选后,许多美国媒体都在问同一个问题:“拜登能结束这场无穷无尽的战争吗?” 的确,19年的战争,阿富汗的苦难没有终结,美国对“体面离开”的要求也越来越低,如今这个难题马上就要交到拜登手上,如何从这个“帝国坟场”抽身,塔利班会不会重新掌握政权,阿富汗的和平能不能真正实现,这些都是未知数。百事娱乐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